吴柏
时间:2017/11/14     热度:1901次

吴柏,安徽萧县人,精山水,兼攻人物、花鸟,

现为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黄淮海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金陵印社艺术委员、国际中国书画家交流促进会创会会员;

广州真迹文化有限公司高级艺术顾问、宿州中山画院副院长等。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吴柏和他的山水情怀

 

  陈曙光

 

吴柏来自国画艺术之乡萧县,在 “居大不易”的经济文化背景下,他仅凭自己的汗浸丹青,短短几年,不但能在书画重镇宿州立足,还换来大家的赞可,这不能不让人刮目相看。虽然杜甫老人曾经说过“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但是在时下市场经济主导下的社会,画家的作品能产生应有的价值,当是一件快事,也彰显了时代和大众对于艺术家劳动成果的尊重。

当今,各种名头的书画家遍地游走,吴柏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得益于他的勤奋和全面。有的画家持有“一把刷子”,或花鸟或人物或山水,而吴柏持有“多把刷子”:花鸟、人物、山水、诗词、随笔游记,皆有涉及,其山水画更为突出。他这几把刷子挥舞起来,便引拢来艺术取向不同、作品爱好有别的收藏家和欣赏者。更可喜的是,他把这几把刷子,舞到了泰国及东南亚其它国家的华人圈,并积极参与了他所在的国际中国书画家交流促进会及其他机构组织的港澳地区、中法、中美等书画交流活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吴柏的成功,除了他的绘画路子宽泛、与生俱来的艺术天分,更多的因素在于他对于看似“画外”功夫的锤炼:读书、写诗、临帖、游学、广交艺友、高调做事、低调做人,这就不光是艺术的修为了。而他对于绘画艺术的认真思索以至迷恋,从他的画作可以看出,从他只言片语的绘画及生活感悟里更能直接体会到,尤其是他对前人画论的理解和实践。

吴柏学画是从传统学起,有过埋头刻苦临画的经历,这个阶段用了十多年时间,犹如学书的临帖,写作的阅读,是一个学习和积累的过程,期间又大量阅读前人的画论和其它典籍,虽然吴柏清楚这些道理,但只有自己去摸索,在涂抹中寻找,在临画读画中去感悟,古人再高明的理论,也代替不了实践,毕竟理论和实践本来就是两码事,理论能指导实践,却代替不了实践。

吴柏之所以让人佩服,是他不但能画大家都画也是山水画家必画的名山大川,如《泰岱雄姿》、《印象徽州》、《边城》等,更是在平凡中发现不平凡,精心描绘家乡宿州的寻常风景,如《岁月·宿州老城墙》、《宿州三角洲公园》、《皇藏峪》、《砀山梨花》等。这些地方景物,别说宿州画界中人,就是当地百姓也了然于心,对“人人眼中有”的景物,如果弄不好,“画虎不成反类犬”了。但吴柏成功将这些宿州文化地标进行艺术化的处理和升华,作品颇受关注和好评,以至于《白居易诗话宿州》一书编纂时期,编辑们请他一气为书中配了十一幅白描插图,多与宿州景物相关。

吴柏作品题材涉及非常广泛。“宿州新貌、“泰国风情等题材的作品是亮点,这是吴柏自己的风格面貌和绘画语言表达。特别是他的绘事风格和诗意化的追求,已基本呈现出来。吴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按他自己的话说:“初学画时怕繁,现在怕简……画画很有意思,刚画好很得意,挂起来细看,毛病很多,下一次解决这个,又产生了那个问题,总是在路上!”有了这个认识,说明他有悟性而又是智者,在今后的艺术旅途中,他一定会走的一路芬芳、一路果香。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王维的千古名句,诗境就如飘然、悠然、超然的画卷:有人沿水边逆流而上,走到水的尽头,水不见了,四顾苍茫,却看到天上白云蜂拥,这才是水的真正源头,永不枯竭!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协理事、宿州市作协执行主席)

 

 

 


上一主题: 李艺隽

下一主题: 没有了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埇桥文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