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艺
时间:2017/06/06     热度:2331次

胸中云梦正飞扬

——走访山水画家陈艺

杨长德


我认为画画等于给自己的灵魂照相,画者的心胸、气量与画之境界息息相通,特别是山水画,必须有开阔的心胸,才能有博大的气象和磅礴的力量。

    陈艺是戏曲舞台的美术设计师,他视野开阔,审美卓绝,自然出手不凡。看他的山水画犹如腾云驾雾,遨游其间,身临其境,给人一种“江山如此多娇”的美感。

    陈艺自幼家境贫寒,失宠失护,但其聪颖过人,6岁时便喜胡涂乱抹。小人书《哪吒闹海》《鸡毛信》,别的小孩只是翻看,他却一页一页地临摹。过年时贴尉迟恭、杨戬等门神,他依样画葫芦,画得像模像样,受到大人的夸赞。10岁时他突发奇想,要是家家都贴他画的门神该多好呀,可是又想,一张一张的画,太慢啦,也供不上呀。于是他咨询大人,认识了民间画家陈老师,教他木版刻印。他小小年纪躲在地震庵里学制版技术,经过刻苦钻研,终于学会桐木制版工艺,十二三岁时居然土法上马,刻版印刷获得成功。当时家里姊妹多,无劳力,家庭穷,上不起学,小陈艺就拿着门神画到集上卖,不但解决了上学的费用,还可以补贴家用。弱小年纪,竟有经济头脑,这令村里人刮目相观。从此陈艺痴迷丹青,这成了他不可逆转的一大嗜好。1984年初中毕业后他顺利考上安徽艺校,师从名画家郭公达、葛庆友。因为学的是舞台设计专业,陈艺毕业后被分配到当时的宿县地区泗州戏剧团。

    30年来,陈艺工作上兢兢业业,设计各种剧目的舞台布景超过100台套,实际工作的历练使他的人物花鸟山水画艺术水平大大提高。他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更加痴迷山水。尤其以黄山为题裁的山水画作品,让陈艺痴迷、心醉,激发了他对祖国山水的创作灵感。

    黄山奇妙壮丽,历来为画家必游之地。陈艺到过九华山、太行山,但对黄山风景情有独钟。在黄山,陈艺观云门,登清凉台,看人字瀑,望莲蕊峰。站在峰顶,犹如站在大海中的孤岛上,白云像钱塘江的大潮,一朵接着一朵,一片连着一片,汹涌着、升腾着、变化着,云涛拍打着青翠的山峦,云海在峰谷间喧嚣。一览无极,满目云海,此刻在陈艺心中产生一种甜蜜的颤抖。啊!黄山云海太美了,每次游黄山,都受到精神的洗礼,使他明白了石涛是如何将大自然中的奇峰,提炼成作品中的奇峰。他细致观察,体验阴晴明灭,烟云变幻,扑捉那雄、奇、险、秀的瞬间姿容,目识心记,收入笔端,流连忘返,写生不止。画案旁写生稿堆如小山,成了他心爱的宝物。对此,他体会尤深:与大自然相比,人工的美只能自叹弗如。他惊呼:“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真理,光焰永照也!

   

  读陈艺《黄山系列山水图》,黑白灰间像夕阳的余辉,无塑造、无刻画,每个局部都生长着传统的笔墨,而整体却释放通向当代艺术的光芒。他的《万壑争流图》《云海追梦图》等作品,笔健墨畅,烟云供养,筑就了自己理想的山水世界,写出了自家情怀。他将前辈的经典融合贯通,从而达到层次多变、幻化自然、疏密有致、气象万千的水墨效果。他所学有源、师古能化,这就使我们看到他的画有传承、有现代、有新意、有内含。

    陈艺虽然年过天命,但他深知,艺术的生命力在于表达方式上的创新。他的作品在飘逸的点和流动的线中散发着清新的魅力。他很看重画面的意蕴、品位与格调,通过笔墨将山川、烟云、河流、树林等美的律动,进行了精致的表达。他的笔墨方式彰显出湿润清秀、率意飘逸和烟雨空灵的特征,营造出厚重、深邃与寥廓的境界。

    这种对大自然原始状态的缅怀,为作品增添了沧桑感。

    我们欣喜地看到,陈艺的山水作品在继承与发展中已形成自己的美学特点,他巧妙而生动地显示了笔墨之美、智慧之美和性灵之美。他既师古人又师造化,做到粗而不狂,细而不拘,纵横恣肆,一气呵成,给人以酣畅淋漓之感!

    陈艺说:“好的舞台设计师,应当首先成为一个美术家,这样才可以让舞台熠熠生辉,才可以让演员身临其境,才能让观众感到舞台之美。没有好的美术功底,就不可能成为好的舞台设计师。”这是陈艺的心声,更是他前进的动力。

    难怪,在书画市场空前萧条而不景气的当下,一些书画商却看好陈艺的作品,不是几幅,而是批量地与他签订合同,这让同行们艳羡不已!

    综上所述,读陈艺的山水画作,能于无意间使心灵得到净化,精神得到升华,性情得到陶冶,从而进入一种天人合一、物我两忘之境界。

    艺术的探索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它是一个形而上的抽象世界,是一个以浑为宗、以清为法的大千世界。真实性、虚幻性、随机性、流动性、抒写性、多义性,既相融又包容,在此路上,痛苦的呐喊、灵感的释放、快意的泼洒、诗意的抒发,一齐在陈艺的心中、画中形成古今艺术的大合唱。

 


上一主题: 刘楚仁

下一主题: 任永清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埇桥文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