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时节忆麦香
时间:  2017年05月22日     热度:1797次

小满时节忆麦香

“小满三日望麦黄,小满十日满地黄”,老年人一念叨这句话,小孩们就知道天要热起来了。

以前的小孩子没有多少零食可吃,胃口却都特别好,吃完榆钱吃槐花,到了五月,听大人们磨镰霍霍地说“都小满了”,立马来了精神:不是可以吃青麦了吗!一咂嘴,似乎那灌浆饱满的麦香已经满溢在唇齿之间。

麦粒都藏在麦壳里,外穿麦糠金甲,粒粒锋芒毕露,搓麦就成了技术活。小孩子的手小掌嫩,又不得要领,搓半天那麦粒也不肯出来,只好用指甲一颗一颗去剥,又性急又得小心:太用力或指甲太尖就把麦粒捏爆了,即使剥开也只能吃到一个瘪瘪的皮。又如果麦糠麦芒去除不净,卡到嗓子那是非常痛苦的事。那时候感觉大人们的手真是神奇,他们薅下一枚麦穗,双手相合,顺时针摩挲一阵,再轻轻吹去麦皮,一小撮盈润晶亮的麦粒就聚拢在手心了。小孩子睁大了眼睛,像是看到寻宝人探着了一堆金子,它散发着如此诱人的光芒,忍不住直咽口水,对搓麦的人投去五体投地的目光。

我那时候经常在奶奶家混,奶奶有个“半语”堂妯娌,我叫作三奶奶的,人们都说她全聋而半哑,却极聪明,每每看人的眼神和口型便能忖度对方想法。从记事时起,每到麦黄小满时节,她都会给我搓大把的麦粒,慈爱地微笑着看着我填进嘴里,用极快的语速说着半句话:“慢(点)!”直到成年后,我每当看到三奶奶,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麦子”,然后是温暖。

将熟的庄稼,像是酝酿着一场即将到来的盛大事件。为着那一天的到来,爷爷每天黎明都到地里去走一遭,直至日头高起才回来。他扛着钁头,有时候挂一把菜,有时是几秆麦穗,麦粒的成色一天一个样,那场盛大的事也仿佛已经汹涌浩荡、战鼓雷鸣。从青泛黄的麦粒,咬起来不再软嫩,爷爷便将它放在灶火前烤了,轻轻揉掉烧脱了壳的麦皮,再小心地倒进我的手心,那带着焦糊味儿的麦粒简直是最好吃的东西了。大麦是混在小麦里面为数不多的“高个子亲戚”,它们的麦粒更为紧密整齐,麦芒更加细长,要想把它剥开也就格外困难。奶奶常常把“鹤立鸡群”的大麦掐回来攒着,赶上小孩吃撑了积食上火,她将这些大麦用铁锅炒到焦黄,开水泡了,连喝两大碗,不出一日便胃肠通畅、祛了内火。淡淡的大麦茶,有着浓浓的亲情和土地的香味。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我闭上眼睛,似乎闻到,千里之外,故乡金色的麦浪大海般向天涯漫溯而来。

上一主题: 中秋月

下一主题: 沿途(散文诗 组章)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埇桥文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