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途(散文诗 组章)
时间:  2017年03月07日     热度:2216次

沿途(散文诗 组章)

李春雷

206国道

   在狭窄的日子里,这宽厚的长鞭,将我甩向何方?我搬运着自己,迂回城乡之间。省去跋涉,把光阴轮番栽种在国道。轮胎的手迹,发布在林林总总的风里。车窗布满尘灰,眼光一天天长大。

和多数人一样,忽略了关于你的看法和感受。犹如无线电的静默,咽下所有的声响,抓破不了无边的窒息。

我们,只向目的地开拔,像义正辞严的侵略者。

启程的刹那,你遥不可及;脚踏实地之后,发现你很短。可以漠视体外的事物,却无法省去身下的路。

会陷入你坚硬的深色的表情,和永远不能直立的身子。而你,一言不发,领我回家。

两个贴近的身体,耳鬓厮磨,用细微的摩擦,交换彼此的选择和诚意。

终身托付,就像你寄生大地。我的神情终会褴褛,你一次次的皲裂,会修葺一新。多想,熬成一抹新鲜的沥青,在你外刚内柔的小腹,涂鸦。

原来,我只是客居。而你,是册封的王者。

道路两侧的事物

偶尔,把自己设置静音,侦听与本身有关和无关的事物。它们,在我的体外生存,却长成了我的手足和内脏。

我夹杂中间,像被劫持。

一代又一代的庄稼,它们无知的绿和黯哑的黄,都如我亲历的一次年老色衰。夹道的树,没有掌声,漠视我的来去匆匆。我的尾部发射惶恐的轻烟,掩盖自己的行程和意图。

我打量着它们,它们猜度着我。最终,我们放弃了怀疑,达成了谅解,向对方敞开互访。

不曾歇脚。也未与不近人情的物体交谈。携带流年一路飞奔,被贼喊捉贼的命运追随。两旁的影子排山倒海,挣破梦境。我的马蹄,如败叶一样掠过。

我知道,我与这些事物,早已互为补充和修饰。我们被摁进一个片段,义结金兰,像一群绿林好汉。

事故现场

   这注定是必然的。演变迟早发生,目击者常常是一如既往的轮子和长吁短叹的排气筒。

一只猫横行无忌间,肉身忍不了趾高气扬,突然叛逃;一些无辜的人,灵魂被强行薅出37摄氏度的血肉,把液体捐献出来,所有的疼作彻底了断。速度将卒不及防的告别,远远抛开。

原来的规则和格局被拆成七零八落,完美的情节都是虚构的化身。预期总赶不上瞬息万变。那一刻,向道路递交了降书,进贡一生积攒的全部资产。

这是一种公平的掠夺。卑贱和高贵,一起清空。各式的哭都调到最大音量,泪水咸淡适宜。那个一言不发的身体,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并不领情。

柏油路向来缺乏怜悯,预谋仍在继续。用带着体温的颂词,让折断的肋骨自己长出羽毛,轻飘地飞。

往往,我们下意识拒绝这样的谈资。但,总是在不经意间,那些刺目的话题,哗变了唇舌,将一堆堆风言风语,抹在不以为然的脸上,盖住我们的侥幸和自负。

路上,生与死总是泾渭分明。

路遇素不相识的车辆

彼此的意图,通过玻璃询问玻璃,一目了然。看不清面容,那一定有扎实稳妥的方向盘,和心急火燎的车轮。

道路是一条静脉,车流是一道动脉。我们只是,在脉动里运行的微不可察的一段尾气。行色匆匆间,学会了走自己的路,因为没有别的路可逃。

被自我驱使,自然不会怨天尤人。不断被一些马达超出,也追赶着其他的轰鸣。不能超越,就落下吧。

一个又一个由远而近的影子,强行进入视觉。无论是款款而至,还是呼啸前来,都携带了多重的杂念和愿景。隔着车体,枯井无波的手心里,突兀地增加了热情的温度和若有的问候。对着短暂的味道,作一次深呼吸。

我们交换陌生的灯光,又按响似曾相识的喇叭。偶尔,还会猜一猜相互的图谋。然而,这样的对视只能以适度的距离,永远不会交流,也不可能迎头赶上,甚至不会擦肩。亲密无间,或许只是词典中的故弄玄虚。

我们的归宿,大相径庭,却又殊路同归。

沿着反方向,而绝非逆行。我们是一群不需要放牧的羊,自觉而真诚地啃食着,路上的钙质和信仰。

我们都不愿成为肇事者。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埇桥文艺网